反對派已淪為盲反派

2019-05-27
來源:香港商報網
  路敏盈
 
  反對派議員挑起的《逃犯條例》修訂爭議,使香港社會陷入空前的撕裂狀態。反對派的瘋狂,令修例工作從法律問題演變成激烈的政治鬥爭,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失卻理性地強橫「拉布」、吵嚷叫罵、大打出手,並訴諸街頭鬥爭,甚至跑到外國告洋狀,為美國反華提供炮彈,配合外部勢力遏制中國。未來數周乃至整個下半年,反對派聲言將發起更多的街頭示威以及大規模的包圍衝擊立法會活動,香港將面臨更加嚴峻的政治考驗。

  成為禍港敵對勢力
 
  多年來,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反23條立法、反國情教育,甚至在立法會內公開叫喊反共口號,污辱國旗國歌,公開宣揚「港獨」言論,他們中不少人是香港社會反中反共的中堅分子,他們屢屢發難尋釁滋事,挑戰「一國兩制」底線,挑戰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對香港的管治權,實際已經淪為反中反共,禍害香港的敵對勢力,是名副其實的盲反派。我們知道,立法會是香港特區的立法機關,承擔貫徹落實「一國兩制」和落實基本法的重要使命。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04條規定,立法會議員就職前便須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帶頭遵守國家及香港的法律,自覺愛國愛港,維護國家尊嚴和根本利益。這不僅是香港立法會議員的基本職責,世界各國議會對屬下議員亦有類似規定。反對派議員應該清楚,他們在香港參政議政權利不是天生固有的,而是中央政府賦予的。他們既不接受就職誓詞強調效忠國家和香港的要求,就沒有資格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擔任議員。
 
  違背議會精神
 
  當年中央政府積極回應了港人民主化訴求的願望,讓從沒有民主的香港循序漸進地建設實現民主,中央同意成立首開香港歷史先河的,由擁護香港回歸、贊成「一國兩制」的各界代表(包括「民主派」)組成的特區立法會。但是20多年香港的社會現實使人們看到:這些「民主派」議員竟成了立法會裏的「老鼠屎」,成了破壞香港民主及經濟民生發展的罪魁禍首,高薪厚職下長期倒香港的米,把立法會變成他們「反中亂港」的最大最有效的舞臺!
 
  滿口民主高調的香港反對派,表面上十分崇尚西方尤其是英國的議會民主制度,但事實上,他們連英國議會必須遵守的基本精神和基本原則都沒有學會,他們的種種劣行表現與英美式自由主義的民主傳統完全格格不入。英國的議會制度,之所以能長期維持國內政治穩定,是因為參政議政的各黨派都毫不例外地用嚴格的黨紀來約束議員的言行,反對黨的黨綱要求黨員須忠誠於女皇和英國政府,維護國家現行政治制度。在涉及國家民族的重大原則問題上,或當國家民族利益處於嚴重危機時刻,比如在二戰中抗德入侵及福島事件等,議員都表現了強烈的愛國情懷,毫不例外地站在政府一邊,同心協力積極應對國難。在解決國家內務方面,就算反對黨對行政當局的某些政策或舉措持不同意見,亦規定所提出的反對議案必須有原則和負責任,須具建設性、合理性,不能為一黨或一己之私而惡意地分化社會、阻礙國家大局、破壞統一;更不會容忍毫無原則的胡攪蠻纏或攻擊謾罵。從根本上講,英國的反對黨不是敵對性、破壞性的政黨,而是平衡社會利益與矛盾,並與立法、行政合作競爭,維護社會安定發展的一種積極良性的力量。

  不忠於自己的國家
 
  反觀香港立法會的反對派議員,吃裏扒外,「食碗面反碗底」無所不用其極。數年來陸續有立法會議員到國外唱衰香港,主動邀請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務,連英國國會議員都看不起他們的作為。前議員陳方安生及李柱銘在英國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的公聽會上,就有多名國會議員連番質疑兩人抹黑自己國家及「一國兩制」,認為他們責難中國和香港的論據不成立,並反問他們為何不忠於自己的國家。
 
  面對香港回歸後的風風雨雨,面對香港因反對派的阻擾破壞所造成的謀發展、求進取之舉步維艱,尤其是主動招攬外力干預港事國事,是出賣靈魂出賣祖宗的漢奸行為。在內地和香港都有不少輿論認為,香港反對派已超越了法律道德底線,完全喪失了作為香港特區議員最起碼的政治倫理操守,實質已淪為反中反共的敵對政治勢力。
[責任編輯:李振陽]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