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續貶弊大於利

2019-05-27
來源:香港商報網
 
  易憲容
 
  受中美貿易關係繼續惡化影響,人民幣兌美元貶值突然明顯加快,在岸人民幣、離岸人民幣相繼跌破6.9大關,離岸人民幣匯率更跌至6.95關口。5月份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達2.5%,從而導致市場對短期人民幣與美元匯率跌破7的預期升溫,也導致500多億資金撤出內地股市。這次貶值逆轉得突然且快,不到兩個星期,已從6.7轉弱至6.9。
 
  不可能持續貶值
 
  中國央行領導不斷喊話和出招維穩。央行副行長劉國強認為,受中美經貿摩擦影響,人民幣匯率出現了一定幅度的貶值,目前雖然匯率出現一些偶發性超調,但市場狀況平穩,沒有也不允許出事。劉國強認為,面對錯綜複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人民幣匯率肯定會出現漲跌,但中國有條件、有能力、有信心保持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也表示,人民幣匯率左右波動是正常的,但長期看中國經濟基本面決定人民幣不可能持續貶值,人民幣匯率沒有貶值的基礎。因為,中國仍是世界經濟增長的最大引擎。
 
  其實,中國官員對人民幣匯率的喊話,基本上強調了以下幾點:一是人民幣匯率波動是正常的,因此,市場不應該看到最近人民幣匯率突然逆轉而恐慌,特別是國際市場更不要因此恐慌。二是人民幣匯率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這不僅在於中國經濟的實力,更在於經過近幾年的匯率政策調整及應對,中國政府有應對打擊國外炒作人民幣的經驗與工具。如果外國的資金要在離岸市場炒作人民幣,中國政府肯定會給予嚴厲的回擊。三是從長期來看,人民幣應該顯現升值的趨勢,而且升值的幅度會很大。
 
  貿易摩擦短期難以化解
 
  從政府的表態來看,短期內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走向哪裏應該是相當不確定的。因為這主要取決於兩個方面的因素。
 
  一是中美貿易摩擦談判進展,對於這點,估計在短期內達成什麼談判結果是相當不確定的,因為最大不確定性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到最後一刻談判協議簽署了,說什麼都沒有用。而且就大勢來說,未來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只能越來越多,這在未來十年都無法化解。這種談判還會持續下去。
 
  二是取決於美元匯率指數的走勢。對於美元匯率走勢,同樣是很難預測,因為這不僅在於美國貨幣政策調整,美聯儲的態度是基本上保持耐心,也在於其他國家及全球各國經濟態勢及主要發達國家央行的貨幣政策。
 
  目前,美聯儲認為,美國勞工市場強勁、消費者對前景樂觀,足以抵銷中美貿易戰以至英國脫歐陷入亂局等負面因素對美國經濟所造成的下行壓力,並調高今年美國經濟增長預測。面對這樣的經濟形勢,無論美國總統特朗普如何對美聯儲施壓,美聯儲也不會放在眼裏,從而使利率在一段時間內不會有任何變動,強調貨幣政策將保持耐性。這與美聯儲年初預測今年可能會加息兩次有很大差別。
 
  市場不確定性續增
 
  對於全球市場來說,市場不確定性還在增加,比如全球其他主要貨幣如歐元、英鎊和澳洲元等各自有自己的問題,比如歐元區經濟資料遜於市場預期,加上歐洲議會選舉在即,政治不確定性增加,這些都會影響歐元走勢。英國則一直受到脫歐問題的困擾,以及首相文翠珊的辭職,英鎊可能會更加不穩定,甚至於持續下跌。至於澳洲,因為減息預期升溫,將導致澳洲元進一步受壓。這些因素都是影響美元匯率走勢的重要因素,而這些變弱因素將可能是導致美元匯率指數更為強勢的重要因素。
 
  如果美元匯率指數再次向上突破,首當其衝的可能是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因為當前外部形勢的不確定性,美國因素的難以預測,已經導致離岸市場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已經由6.70左右貶值到6.90以上,貶值幅度達到2.5%以上。如果這種人民幣貶值的預期進一步強化,人民幣貶值的幅度可能還會加大。特別是在美元強勢的情況下,這樣的情況更是容易發生。所以,中央政府不僅出來喊話要穩定人民幣匯率,不要讓人民幣匯率的貶值突破關鍵7的節點,同時也出臺了相應的政策來穩定離岸市場的人民幣匯率。但是實際效果如何,目前應該不確定,因為,這要看中國政府穩定人民幣匯率的決心。
 
  就當前的情況來看,人民幣還是以穩定為好,因為人民幣的繼續貶值,不僅會導致外部市場對中國經濟失去信心,強化人民幣貶值預期,讓更多的資金逃出,而且也會影響「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儘管政府覺得有能力來應對離岸人民幣市場外國資金炒作人民幣匯率,但是政府對人民幣匯率干預過多,則是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最大障礙。
 
  就目前中國的人民幣匯率市場來看,政府對人民幣匯率的主導作用基本上沒有多少改觀,估計只有少許的政策調整,所以,如果人民幣匯率還是在這個框架下旋轉,那麼它將嚴重減緩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市場化的進程,不利於人民幣匯率制度改革,也不利於人民幣走向國際化,特別是在人民幣匯率繼續貶值的情況下更是如此。
[責任編輯:李振陽]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