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勝于雄辯——美國在中國改革開放過程中獲得巨大利益

2019-05-27
來源:光明日報

拳皇命运大蛇抽奖概率 www.ncuab.icu   何偉文(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中國前駐舊金山、紐約總領館經濟商務參贊)

  美國方面聲稱,中美經貿協議必須有利于美國。其理由是過去中國占了便宜。美國政府對華不斷升級貿易摩擦的一個基本依據是,美國幫助中國加入了世貿組織,促成中國經濟和出口迅速增長,因此中國搭了美國便車。美國則吃了大虧,對華貿易出現巨大逆差,并造成工人失業。因此“不公平”必須扭轉過來。而且中國經濟技術迅速發展,卻沒有遵守WTO規則,對美國形成重大挑戰,因此必須壓制。美國把關稅和技術限制大棒做到極致,力圖迫使中國全盤讓步。

  只要不回避事實,不難發現,這套依據完全站不住腳。

  中國經濟貿易騰飛并非始于入世

  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并不是美國的恩賜,相反,美國倒是中國復關和入世談判最艱難、最耗時的對手。中國加入世貿,無疑極大地推動了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外貿發展,但中國經濟的騰飛并非始于入世,而是始于1978年開始的改革開放。拿GDP增長速度比較,入世前17年即1985至2001年中國GDP年均增長(簡單算術平均)9.8%,入世后17年即2002至2018年年均增長9.2%,略低于前者。入世前17年進出口累計增長851.7%,其中出口累計增長901.8%,進口累計增長788.5%。入世后17年相應數字分別是807.1%、834.8%和767.9%,均低于前者。當然,無論GDP還是進出口增速,入世前后都很快。這說明,中國入世是業已開始的改革開放的重要方面,入世后的增長則是原有迅速增長的繼續。

  美國在中國入世后獲得巨大利益

  中國入世前后中美雙邊貿易額增長速度的對比,則呈現不同格局。貿易總額和中國出口,在中國入世后增速都有放慢,但美國對華出口則在中國入世后加快。據中國海關統計,中國入世前的1982至2000年,中美雙邊貿易額從53.57億美元增至744.7億美元,增長12.9倍。其中中國出口增長31.2倍,美國出口增長5.02倍。2000至2017年,雙邊貿易額增長6.84倍,2017年達到5836.97億美元。其中中國出口增速明顯放慢,累計增長7.25倍;美國出口增速則加快,累計增長5.88倍。

  據美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署統計,2002至2017年,美國對華出口累計增長487.0%,是同期對全球出口增速123.1%的差不多4倍;同期從中國進口累計增長303.8%,是從全球進口累計增長101.7%的3倍,但明顯低于對中國出口的增速。

  因此,中國入世,美國在貿易增速上沒有吃虧。

  中國入世后對美出口繼續保持快速增長,美國為中國產品提供了巨大市場。美國企業來華投資促進了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產業發展。反過來,中國為美國跨國公司也提供了巨大的商業機會。據美國官方統計,從2009年金融?;?016年,美國跨國公司海外資產存量增長了23.7%,但在華投資資產存量增長了111.4%;同期海外銷售增長20.9%,在華銷售增長140.3%;海外凈收入增長30.4%,在華凈收入增長151.3%。在華增速均為全球增速5倍左右。在全球投資和在華投資比較,平均資產利潤率在2009年分別是4.15%∶5.43%,在2016年是4.37%∶6.45%。中國市場盈利優勢還在擴大。根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6年,美國跨國公司在華銷售額達到6068億美元,超過了同年中國對美出口額加上中國在美投資企業當地銷售額之和。2018年,蘋果在中國市場營收447億美元,占全球營收19.5%;波音這一比例是13%,通用汽車則是40%。美國十大芯片公司對中國市場的依賴程度,最低為23%,最高為80%。沒有中國市場的巨額營收,美國高科技公司很難積累足夠資金投入研發并保持世界領先地位。

  因此,中國入世并不是中國搭車,美國吃虧,而是雙方搭車,雙方獲益。

  貿易不平衡不等于不公平

  美國對華巨額貿易逆差成為其對華挑起貿易摩擦和全面加征關稅的“響亮理由”,并聲稱,中國每年從美國拿走5000多億美元(中國對美商品出口額),美國只從中國拿回1000多億美元(美國對華商品出口額),因此美國每年“損失”了或被中國“搶走”了3000多億美元。這“不公平”,因為美國關稅低,中國關稅高,所以要“對等”,要加征關稅。

  這個理由不僅不響亮,而且根本不成立。

  經濟學初級教程告訴我們,商品交換需要中介,這個中介就是貨幣,貨幣只是商品的價值符號。進出口是商品與貨幣的跨國交換。出口方交付商品,進口方支付貨幣。二者是等值的。按照美國官方統計,2018年美國從中國進口了5395億美元商品,即中國獲得了5395億美元貨幣,美國則獲得5395億美元商品。商品的價值和貨幣所代表的價值既然相等,二者自然是公平的。例如我到商店買了一部手機,花費6000元。對商店而言,我有6000元逆差,但我獲得了價值6000元的手機,二者等值。同理,美國對中國出口1203億美元商品,中國獲得了1203億美元商品,美國則獲得了1203億美元貨幣,二者仍然等值。交易是否公平,看交易條件,是否賣得太貴(對買方不公平),抑或賣得太便宜(對賣方不公平),而不是看雙方買賣額之差(貿易平衡)。

  2018年,中國對美出口實現的5395億美元收入,并沒有完全落到中國手里,很多又付給了產業鏈上其他供應商。例如蘋果iPad機,對美出口每臺收入中,中國只獲得11.2美元組裝和電池供應費用,大部分歸韓國等供應商,獲得最多的是蘋果自己(設計)。

  反之,美國從中國進口的5395億美元商品,絕大部分由進口商、批發商或零售商在本國賣給了消費者或下游制造商,又轉化成了5395億美元貨幣(不含流通加價)。以玩具為例。美國玩具本國產量很少,絕大部分依靠進口,進口的絕大部分又來自中國。2018年進口額為184.87億美元,其中來自中國為163.24億美元。同年全國玩具市場銷售額為280億美元左右。因此付給中國的玩具錢又從美國消費者身上拿了回來。美國沒有虧,中國更沒有搶。

  美國從中國進口對美國是否有利呢?答案是肯定的。美中貿易委員會和牛津大學一份聯合研究報告顯示,2015年,從中國進口拉動美國GDP增長了0.8個百分點,降低美國物價水平1.0~1.5個百分點,相當于為每個家庭節省開支850美元。

  根據美方的邏輯,既然逆差表明吃虧,那么美方在順差上就占了便宜。2018年,美國對全球原油及天然氣貿易有911.42億美元逆差,但對中國有71.00億美元順差。因此全球對美國“不公平”,但美國對中國“不公平”。同年,美國農產品對全球貿易有388.17億美元順差,因此美國對全球“不公平”。運輸設備方面,美國有1167.75億美元逆差,但對中國有61.76億美元順差。因此世界對美國“不公平”,美國對中國“不公平”。把運輸設備細分,美國全球貿易中,整車和汽車零部件分別有649.21億美元和1472.69億美元逆差,但車身有99.56億美元順差。因此汽車和零部件貿易中,整車及零部件是世界對美國“不公平”,車身則是美國對世界“不公平”。運輸設備中的航空器及零部件,美國有868.57億美元順差;鐵路設備和船舶,美國分別有13.21億美元順差和6.08億美元順差。因此這三項是美國對世界“不公平”。

  按照有逆差表明不公平,需要用加征關稅來阻止,則世界應該對美國航空器和農產品加征關稅,美國應對世界原油及天然氣加征關稅,但中國應在此領域對美國加征關稅。在汽車及零部件方面,美國對世界應加征關稅,但其中的車身,世界應對美國加稅。中國則應在所有這幾方面對美國加稅。試問,世界上有這樣奇怪的“公平貿易”嗎?

  因此,以貿易逆差為由加征關稅和脅迫中國實行“公平貿易”,完全是誤導。既毫無經濟學依據,又非常有害。

  中國沒有搶走美國人飯碗

  美國政府對中國極限施壓的一個振振有詞的根據是,中國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順差帶來美國工人失業。支持這個說法的是美國企業研究所(EPI)前些年發表的《中國奪走美國人飯碗》的報告,其衡量依據是,出口創造就業,進口帶來失業,然后推算具體逆差額和失業數。歷史和事實已經反復證明,這種算法是荒唐的。

  第一,失業變動主要原因是經濟周期,并非貿易逆差。美國商品貿易逆差擴大得最迅速的時期是20世紀90年代,1990至2000年美國全球貿易逆差從1110.37億美元增至4524.14億美元,翻了兩番。但制造業就業人數仍然穩定在1600萬左右。一個基本原因是工業生產增長十分迅猛,1993至2000年8年累計增長52.8%,年均增長5.4%。

  1999和2000年,美國經濟高漲,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分別比上年增加117.7億和151.36億美元,就業人數卻分別增加200.5萬和317.2萬。2001年美國就業人數減少178.2萬。但這不是對華逆差造成的,因為同年對華貿易逆差減少了7.59億美元,而是因為這年經濟出現了衰退。

  據美國勞工部數字,2008年全球金融?;兔攔盟ネ朔⑸?,2009年一年內美國制造業就業人數從1256.1萬減少到1146.0萬,減少110.1萬,這是因為2008和2009兩年工業生產累計下降了17.9%,而不是貿易逆差造成的。因為2009年美國全球貿易逆差恰恰大幅減少了3126.17億美元,對華貿易逆差也凈減少了412.14億美元。特朗普就任總統后,以壓縮貿易逆差為政治正確,到處舉起大棒,結果恰恰是2017和2018年美國貿易逆差分別較上年增加602.28億和830.12億美元。不僅把奧巴馬執政8年累計減少807.37億美元逆差全部抹平,而且創造了歷史新高。但美國失業率并沒有增加,相反不斷下降到49年來低點。

  2018年美國全球商品貿易逆差比上年增加10.4%,物質生產部門就業人數卻增加了2.6%;其中制造業就業增加2.1%。計算機及電子、運輸設備、電氣設備和電器、機械、化工及服裝六大進口行業逆差分別擴大4.4%、8.8%(其中汽車及零部件擴大6.9%)、16.1%、31.1%、85.9%和3.9%,但2019年2月其就業人數與上年同期相比,除服裝減少1.0%外,分別增加2.6%、3.6%(其中汽車及零部件增加1.4%)、2.9%、3.9%和3.0%。

  第二,就業減少的另一個原因是技術進步帶來生產率提高,因此貿易順差也可以帶來就業減少。航空航天業歷來是美國順差大戶。從2012年到2017年,貿易順差從703.4億美元增加到826.43億美元,增長17.5%。但同期就業人數卻減少1.4萬,減幅2.8%;其中一線非管理人員減少2.75萬,減幅竟達9.5%。原因很明顯,該部門是技術進步最快的行業之一。

  第三,進口創造就業。中國產品進入美國后,要經由運輸、倉儲、批發零售貿易等環節,每個環節都直接或間接創造就業。2002年筆者在中國駐紐約總領館擔任經濟商務參贊,曾參加中遠集裝箱直掛波士頓港到港儀式,每趟集裝箱船(裝滿從中國進口產品)到達,可為當地創造6000工時就業。此后,來自馬薩諸塞州的參議員約翰·克里(后任美國國務卿)在參院提出對中遠在美創造就業的表彰狀,并獲得一致通過。加州長灘港是接受來自中國進口的主要港口,其總裁曾說,碼頭工人52%的工作是卸載來自中國的貨物。據美國勞工部統計,2019年4月美國零售業就業人數為1562.56萬,超過制造業的1278.4萬。零售業很多就業則與銷售從中國進口產品相關。例如玩具零售就業人數為12.97萬(3月份),主要經營進口玩具,而自中國進口占全部進口的88.3%。如果沒有從中國進口玩具,玩具零售業要失業多少人呢?

  是誰不遵守規則

  美方對中國的另一大指責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后沒有遵守規則。是否遵守規則并不由美國判斷,而由世貿組織判斷。據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公布,從1995年成立到2019年5月20日,其成員提交爭端解決機制共立案584起,其中中國為被告43起,美國為被告153起,為中國的3.56倍,占爭端解決機制全部案件總數的26.2%。雖然這不等同于違反世貿規則,但以歷來被告絕大多數敗訴作為參數看,違反世貿規則最多的不是中國,正好是美國自己。

  綜上所述,所謂美國吃虧論沒有事實和經濟學依據,只不過是美國政府為了打壓中國并獲取美國第一的貿易協議而編造的。中國并不虧欠美國。中美雙邊經貿磋商當然不能以此為依據,而只能在雙方平等基礎上平等協商,依照WTO規則,達成對雙方都有利的協議。舍此之外,沒有第二個路徑。

[責任編輯:朱劍明]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